漠语

只产出冷cp,雷qj设定,谢绝转载,没兴趣抱团,性格有话直说,有话请直接说。

【钟楼】一段

京城楼家根基深厚又分支众多,在楼冠宁爸爸这一支上以经商为主,教子观念较之其他旁枝并不严苛,也不同与本家事事照着家中历来的规矩办,除了小时候把楼冠宁给送去军营练了两年身手,平时的时候并不会太管着,要不然也容不得自己的儿子去做劳神子的电竞选手,有点丢脸的说,就建战队后收支状况来看,楼冠宁至今仍没有摆脱赤字。

要说到了这个年代楼家人也对子辈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事都能凑合过去,你说想自己发展事业,也不差啊,必要的经济基础楼家都管供,只要不作奸犯科。平时在各地野,也无大概,只要过年记得回来。

而且过年一定得回来,就没有能不回来这个选项。

论赶上好投胎的楼冠宁人生中觉得最痛苦的事情,列属前三甲必有去本家过年这一出,并与至今没有成为最厉害的狂剑士和身高上输给了钟隽比肩。

楼冠宁生来就比别人拥有的更多,对此他也不觉得有哪里不好,要不是有楼家在背后他也不能够想打游戏就打游戏,想组战队就组战队,但有一句毒鸡汤里的惯用名言——有钱人也有不少烦恼,每一次过年都被真实的印证在楼冠宁那口卡在喉咙口内的血上。

楼冠宁现在的职业需要在全中国大大小小的城市跑,就这么多浏览过的祖国大好河山比较下来,他依旧觉得北京很辽阔,至少从城南到城北,从城东到城西你很可能半天到不了,指不定就堵在哪一环上了。

所以我怎么能这么早就到了呢,楼冠宁坐在本家的沙发上心情有些沉重,这明明离除夕夜开饭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

在这时楼冠宁想起了自家好队友顾夕夜,顾家和楼家的情况有些类似,因此他们在这样特定的时节里处境往往也很雷同,一种心心相惜的情感涌上楼冠宁的心头,随即就发了个微信给他,干啥呢?

等了十分钟没等到回音,楼冠宁已经有些坐不住了,他有预感,再坐十分钟就得有这个姨那个婶来唠家常,暗暗在内心唾弃了一遍前十分钟还被他视为战友的顾夕夜,这小子怕不是还在打荣耀吧,过分!


钟隽家和楼顾两家一比情况就很不一样,虽也是家大业大的主儿,可人丁稀少,一路独根传下来传到钟隽这一辈终于成了两根苗,一个是心情不好就给准备卖血放大招的斩楼兰补上一大口血的钟叶离,另外那根苗便是那个曾在义斩楼下扎帐篷搞BBQ的钟隽。

钟隽这人作为典型青年总裁代表,他有一项能力一直让义斩诸位为之叹服——在毫无间隙的日程表里尽可能的找机会去撩一把楼冠宁,并一而再的挑战对方底线。

说回正题,楼冠宁平时面对钟隽或穿的张扬纨绔去应酬或一条小裤衩出门撸串等等各种放飞自我的行径的态度很是有些自视清高,钟隽这人忒不真诚,在长辈面前装乖,在自己面前撒泼,还开口闭口的我爱你要和你过一辈子,真是,真是让人脸红!

楼冠宁虽然内心很烦他,但这种时刻发自内心羡慕钟隽,号称忙得大过年也在各处飞的成功企业家反倒得了空,对外声称老子还在欧洲和人谈生意分分钟上下几千万别来烦我,实际情况是在家蹲着守兔子似的等着楼冠宁来投奔。

钟家人全凑一起也不超过一只手,加个楼冠宁排排坐客厅也是绰绰有余,但这会儿钟爸爸正在厨房里忙活,钟妈妈和钟叶离俩个坐在客厅一个玩手机一个看pad,间或交流一下翻到的八卦,钟隽看看她们觉得这日子真是过的有够无聊的。但其实最闲的还是钟隽,钟妈妈看他还站那晃荡着挡光线,就赶他去厨房帮他爸和饺子馅,完了钟叶离还补上一句哥帮我倒杯水。

钟隽是很闲,这会儿楼冠宁仍旧水深火热,他都没有人可以欺负一下,文客北和邹云海两家跑小岛玩去了,顾夕夜又和楼冠宁家的情况差不多,其他生意上的朋友么当然是没什么话讲的,无聊到他甚至想去打欢乐麻将。

钟爸爸每年这天最辛苦,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做年夜饭,平时家里的厨子都给人放假了,虽然也有留下来的存粮,但一家四张口,等会儿还要来一个这天从来在家吃不饱的小楼,他觉得还挺有使命感的。眼皮子底下摇头晃脑在一旁喝水的钟隽也看的他不得劲儿,招呼过来穿围裙和面,也没管钟隽在那抗议说他不会和面。

“不会和面?你这么大人了还没学会?”钟爸爸拿了面粉和砧板过来,“你去接壶水,等会儿我教你。”

钟隽只好套上围裙感到十分莫名其妙的去接水。


楼冠宁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钟隽穿着衬衫外面套着不合身的围裙在擀饺子皮,他赶紧脱了外套凑过去哈哈哈嘲笑对方,“你这也擀的太丑了吧?”他拿起一张已经擀好的面皮,笑的上半身都弯下去。

但钟隽没生气,他看到楼冠宁就觉得高兴,这人和昨天一样好看,笑起来酒窝浅浅的,没顾上怼回去,就停下手问他:“你怎么今天这么早啊?你爸妈也回去了?”一边说着一边把套在身上怪难受的围裙给解了下来。

“他们回家了,我没吃饱就来尝尝叔叔的手艺啊,”他说着朝厨房里招呼了一声,“嗨,今年运气好,爷爷下午没吃点心开饭开得早。”他看钟隽把围裙往自己身上套下意识的配合他,“你撒手不干了?”

“你不是很行吗,你来做,我给你倒茶去。”钟隽手法很快的在楼冠宁背后系了个蝴蝶结就溜了。

“行行行,我跟你说啊,我擀的饺子皮和我打荣耀的水平不分上下。”

钟隽在抽屉里翻着楼冠宁常喝的普洱笑着没理他。

    

时间长了好多梗都不记得,大概是前年过年那会儿写的,很随便的一段,突然又想吃粮T T(不会有了)


评论(4)
热度(28)
©漠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