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语

只产出冷cp,雷qj设定,谢绝转载,没兴趣抱团,性格有话直说,有话请直接说。

immer,immer,immer

immer:一直  

拖了半个月我都不好意思用卡位,邹云海生日快乐!

秘书小姐今天煮的咖啡好像忘记放糖了。

邹云海最不爱吃苦味,这会儿早就皱起眉,赶紧放下杯子,在右手旁的第二个抽屉里拿出上次从文客北那边抢过来的奶糖。

奶糖甘醇香甜,还有点凉凉的薄荷的味道,把苦味一下子压制住,感觉终于缓过来重获新生的总裁决定今天下班后有必要去见见文客北。

嗯,顺带一起去老楼家蹭顿饭好了,不喊顾夕夜他肯定得和我急,叶离妹子今天应该已经回国了吧。

邹云海从小就被灌输了作为一名总裁要有说走就走的魄力这一生活准则,因此即便看着外面太阳高挂,也毅然决然地拿了手机就要下班。

——这一切缘由不过是秘书小姐没有在咖啡里放糖。

 

邹云海走到地下停车场时,司机正坐在驾驶座上假寐,他走过去敲了敲车窗,人一下子惊醒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赶了下来。邹云海接过车钥匙心情依旧不错,只嘱咐了一句让人明儿下午再来公司上班,吹着口哨坐上了驾驶座。

邹云海以前喜欢开快车,和喜欢打荣耀一样程度的喜欢,要不是邹云海的妈妈极力反对他从事这一危险程度较大的职业,邹云海觉得自己说不定能成为史上最帅的中国赛车手。

等到不再做职业电竞选手以后邹云海连着车都不怎么开了,偶尔自己开去老朋友家蹭蹭饭也是悠哉悠哉的,时机把握地非常好,总在开始布菜的前五分钟。一次两次老朋友们也不说什么,每每都这样大家就有点不能忍了,勒令邹云海再敢踩着点光吃东西不干活就开出团籍——义斩美食团。

所以邹云海想这可没办法了,为了不像钟晗一样被开出团籍做个苦逼的编外成员(材料提供商兼主操刀手)我只好提前下班了,想想还真有点对不起自己那颗想要努力工作养家糊口的心。

 

作为这次临时聚餐坑老楼活动的发起人,邹云海在带编外玩的义战美食团参谋群(别名专注坑老楼一百年企划群)里发了一条很长的语音,大意是:今日阳光明媚是个贴秋膘坑老楼的好日子,我正往文客北办公室方向进军,有意者回复,编外请及时做好准备工作,爱你们的云海哥哥。

放下手机打了个右转弯,邹云海的嘴角就越发忍不住勾上去,手机嘀嘀嘀地不停在响,必定是约约约的节奏。

邹云海所热爱的义斩不管在哪个方面都会是最好的,不管它是否符合世俗定义的成功,也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只不过是日常聚餐也没必要莫名其妙煽情起来,他擦了擦鼻子,推门下车。

驾车熟路推门进总裁办公室,在文客北不满的眼神里心安理得地顺走一颗水果糖,糖果被含在左边,鼓起了一个圆。

“我真是被你那句云海哥哥恶心一脸,”文客北扯松了领带,拿起挂在一边的外套,“快走吧,杀老楼一个措手不及哈哈哈!”

邹云海把水果糖推到右边,含含糊糊地说:“不帮钟晗拿东西啊?”

“不帮。”声音还飘忽着,人已经不见了。

 

之后去接了顾夕夜,被告知叶离妹子还有半小时到机场,又忙赶不停地去接驾。换来姑娘一个已经等候多时无聊得想揍邹云海一顿的白眼。

“我可是两点下的班,你们一个个大爷似的都让我来接,没天理了。”等红灯的时候邹云海一口气灌了半瓶水控诉道。

结果人根本没搭理,自顾自聊得开心。

“要不打个电话给我哥,也不知道他一个人忙得过来不。”

“他肯定在老楼那,猜也知道。”

“我记得这条路附近有个泰国菜还不错,下次来这里让老楼学着点做做看哈哈哈。”

喂喂,我说你们有听我说话吗?!

“诶诶,钟晗干嘛突然打我电话?”

“你快接啊,估计是缺什么食材。”

“咦,咋是老楼啊?这边附近没有超市吧,等等我让邹云海看看啊。”

 

黄灯后亮起了绿灯,邹云海踏了油门向前行驶,满目霞光映红了这个城市的半张脸,路边的松柏树扑面而来又错身而去,恍惚之间只觉得和很多年前的很多个傍晚一样,时间都凝滞在了踏向未来的脚步里。

 

 

评论(6)
热度(11)
©漠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