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语

只产出冷cp,雷qj设定,谢绝转载,没兴趣抱团,性格有话直说,有话请直接说。

【全员向/钟楼】山有小口(下)

楼冠宁生日快乐! 

520楼冠宁生贺第三弹——山有小口(完)

(上) (中)

楼冠宁一左一右拿着两个大托盘晃晃悠悠地穿过大厅,打算把材料先拿一部分过去让邹云海把火给升起来,这边刚把东西放稳,喝着汽水的文客北就凑过来撞自己的肩膀,差点没洒了出去。

“干啥?”楼冠宁没好气地问。

文客北努努嘴,一副我很受伤的样子,“我说,你和老钟是不是吵架了?”

“问这干嘛。”楼冠宁翻了个白眼,心想难道真有这么明显,我不就今天比赛最后关头没处理好被给一波带走了吗。

“好奇,好奇嘛,夕夜和云海俩人刚买喝的去了,刚扣我说看见老钟和叶离两个人凑一块儿不知道说什么嘀嘀咕咕的。”

这能联想到他俩吵架可得是赶上小说家了,转而抓住了这句话的另外一个重点,“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好一会儿了吧,”突然意识到话说得有点多,文客北选择闭嘴安静地喝着汽水去倒腾火锅底料。

说来刚穿过大厅一个人影都没看见确实奇怪,不过钟晗能和钟叶离说情感问题讨论人生哲学那就见鬼了,越想越不明白那人最近到底在搞什么鬼,忙得和要开新公司一样,敢半路给我结婚就废了他,思路开始天马行空,气不过抓起手边一个葡萄就往嘴里扔,三两下给嚼着吞进去了。

“呃,老楼,那个我还没洗。”

楼冠宁这才反应过来,“咋不早说,我进厨房去了,你别在这偷懒。”

 

等小队员们在位子上坐得七仰八歪,啃着烤鸡翅夸楼冠宁好手艺,喝着汽水催邹云海动作再快点的时候,钟晗才和钟叶离从外面回来。文客北正喝着7度的软饮料,感叹这群小孩真是没大没小平时看着乖玩起来也这么疯,结果被顾夕夜吐槽说,你是不是在自我介绍。

钟晗见楼冠宁旁边位置空着也没说什么,理所应当地坐过去,打算从楼冠宁碗里偷个丸子吃吃,结果手被打开了。

“小气个什么劲?”钟晗拿了串眼前的烤韭菜,“云海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以后不打游戏了可以考虑当个厨师。”

“韭菜是我烤的。”楼冠宁翻了个白眼。

“哦,怪不得那么好吃,没事以后你给我做饭就行。”说完笑嘻嘻的和以前一样,什么事都没有。

楼冠宁懒得理他,憋着话没问出来觉得不爽快,跑去和邹云海一起烤玉米。

钟叶离见状笑得差点岔气,不小心把鸡翅掉地上了。

 

“老楼你总算良心发现啦,简直那个怎么说的,对,小天使!”邹云海如见恩人,作势要用油腻腻的手抱住楼冠宁,被追过来的钟晗一把推开。

“小气,”不想做浴霸,忙赶不及把烤完的东西装盘,邹云海把盘子端走之前还不忘对钟晗加了句,“别磨蹭太久啊,注意掌握火候,烧烤的关键就是⋯⋯诶,你别推我啊!”

邹云海一走饭桌那边就喧闹起来,尽是些顾夕夜你别抢我鸡腿,这香菇是我的谁都别想的话,听得楼冠宁和钟晗嘴角都一抽一抽的。

那边闹起来这边就是安静如鸡,楼冠宁一心一意对着加热的香蕉发呆,敌不动我肯定不会先动的架势,最后被一句虚假性很高的,我胃疼想吃你做的糖醋排骨搞得溃不成军,说好的心灵壁垒哗啦啦倒了个利落,简直一点原则都没有。

然后半推半就的进厨房,两人亲了个腿发软。

“说,你最近在搞什么?”

“闭嘴,先搞你,亲完再说。”

 

等到大家酒过三巡(职业选手意味的)时,钟晗和楼冠宁俩人才推推搡搡的回去,被钟叶离质问了一句,队长你的嘴那么肿是不是被蜜蜂蛰了嘿嘿嘿。

楼冠宁一向不和姑娘家计较,随便应和了一声就开始说事儿。先提了下午的友谊赛,友谊赛说白了就是练练手感,战队双方交流交流感情用的,大家别放在心上。

小队员们纷纷表示完全没有,我们以后肯定打爆百花。邹云海在中间插了句,对的没错,就是老楼想找个看上去很正当的理由去见见他偶像罢了。文客北点头,嗯嗯嗯,你看我们就很少和兴欣打友谊赛。

这话当着钟晗面前说,楼冠宁没觉得心虚也还是解释了下,叶神早退役了小北这控诉驳回。钟晗对荣耀没研究,挑了挑眉毛也不发表什么意见。

等话题又扯回比赛的时候,这次楼冠宁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不过本身长得不老成,也就顶多是个认真的样子。

我一直有正式组建义斩青训营的打算,在刚才终于决定了,明天开始我会让人扩充后勤和技术部,挪出专门针对青训营的部门来,义斩在拿到冠军之前,不,就算拿到了冠军也不会止步,应该创造一个属于我们的、属于义斩的未来。

楼冠宁顿了顿后继续说,钟晗前半个月刚注册了义斩文化有限公司,今后会致力推广和打造品牌,等到,等到我们目前的五个主力队员真的退役的时候,至少义斩还可以一直存在,义斩还可以拿更多的冠军。

楼冠宁说完感觉如释重负又觉得神采奕奕恨不得立刻上线杀个两局,但最后还是在杯子里倒满了果汁,举起杯来碰上一个个承载信念与支持的杯盏。

“得了,把我们的冠军先拿了,明天起来早训啊。”

 

——完——

评论
热度(14)
©漠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