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语

只产出冷cp,雷qj设定,谢绝转载,没兴趣抱团,性格有话直说,有话请直接说。

2015/6/4 钟少出场整理及性格分析

分析微钟楼向注意(持续更新)

 累计出场次数:六章(0927、0928、0930、0931、0932、0936)  

 累计说话字数:287

 黑体字为重点,【】内为lo主的一些个人揣测  欢迎批评指正和交流w

 

第0927章义斩损友

 

叶修这边还没来及应声呢,特别响亮的一串笑声就已经从训练室外的走道传过来了:“哈哈哈哈,我又来了,老楼在哪呢?快点出来?”

 “嗯?”叶修不明所以,望向楼冠宁,结果就见楼冠宁一脸的晦气,一个箭步过去就要关门,结果对方已经走到门外,一把把门推住:“诶诶!干什么,我看见你了,别躲!”

 一脸无奈的楼冠宁只好放人进来。于是,一个衣着光鲜,一脸张扬,完全符合人们心中所定义的那种纨绔形象的家伙摇晃着走了进来。随意地扫了一圈屋内,显然对义斩的选手都不陌生,对邹云海那几位还算客气礼貌地招呼了一下,余下六位义斩选手直接视而不见,随后目光就落在了兴欣几人身上,陈果、唐柔两个美女,让家伙眼睛顿时闪了一下亮。【虫爹本意设定肯定是个高富帅直男,和杜明一样直】

 

“哎哟老楼,又招兵买马呢!这次来的素质好像不错啊!”来的人直嚷嚷。

 

“你怎么还不走?”楼冠宁问。

 

“呵呵呵,你怕了!”来人说。

 

“我只是烦好吗?”楼冠宁说。

 

我也为你好啊!你说你这队伍,现在这成绩,你不嫌丢人我都替你脸红,提升水平是你们当下所迫切所需的。”来人一副说教的嘴脸。

 

这人的态度,那显然是非常令人讨厌的。换陈果那脾气,这要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早发飙了。现在看是楼冠宁的场子,这才隐而不发。此时听到这话,心里倒是惊讶了一下,听这人的话,好像很有些本事的样子。

 

结果还没下文呢,这人已经摆了摆手:“先等会儿,我方便一下,马上回来啊!”说完人就跑出了门奔厕所去了,熟门熟路的,好像义斩这边是他家一样。

 

“这人是?”叶修他们不疑惑都不行。【钟少对义斩很熟,和楼冠宁的关系是非常铁的哥们,但是很爱斗嘴的那种】

 

楼冠宁一脸无奈:“我一发小,从小一起玩到大的,现在我弄战队,他的乐趣就是找各种机会打击我,没事就要介绍高手给我们过招,烦得不行。”

 

“这有什么?”陈果不解。

 

楼冠宁一脸郁闷:“因为只要输上一次,这家伙就可以喋喋不休地说上一年呀!“你们输过几次?”陈果问。

楼冠宁一脸的不堪回首:“三次⋯⋯虽然他找来的人水平没有特别高的,但打来打去,总有个意外失手的时候不是吗⋯⋯”

 

“这次这家伙不知道又找来什么人!”

 

“老楼快点把门反锁上吧!”

 

“上次也反锁了,但这货在门外搭了个帐篷,差点没弄个烧烤架。”【我觉得可能是义斩五人组组战队玩了钟少觉得很寂寞233】

 

五人党七嘴八舌,其他人完全插不进口。有点眼力劲的人都看出来了,楼冠宁五人虽然对那家伙表现出了厌烦,但是毫无疑问,他们是朋友,而且是关系非浅的朋友。有什么人,能这样不打招呼就随随便便闯到战队的训练室呢?

 

只不过从这人的行事来看,这是一个损友。

 

五人正议论,人们这损友的声音已经又在门外过道回响起来了:“我回来了,老楼准备好了没有,这次你别跑,就挑战你!”

 

“哦哦哦,老楼上。”其他四人一哄而散。

 

“我没时间。”楼冠宁粗声答道。

 

楼冠宁心念一动,走了一圈,挑了个电脑位置坐下:“你的人呢,速度来!”

 

说着,拿出账号卡,却先登录了一下QQ。

 

“大神,帮我狠狠狠狠狠狠地教训一下这小子!”楼冠宁给叶修发去了一条消息,跟着卡放桌上一甩,在一排显示器的掩护下,滑到了那边旁若无人摆弄电脑的叶修手边。

 

“太残忍了吧?”叶修的QQ果然挂着,如此回复道。

 

“对的,越残忍越好,可以一秒杀死,绝不要用一秒半!”楼冠宁回道。

 

第0928章不简单的对手

 

“你的人呢!”楼冠宁在把账号卡交给叶修后,信心顿时无比飞扬,气贯长虹地吼了一声。

 

“很有斗志嘛老楼,别急,你的对手马上过来。”来人说着就要往楼冠宁这边走。

 

“你别过来!我不会给你万分之一的机会!”楼冠宁一副担心对方偷看的模样。事实上他确实怕对方来看,这一看,他找叶修代打的事立即暴露。

 

“哎哟,很认真啊?越认真,越是可怜啊!”来人摇头不住地叹息着。

 

虽然是损友,但毕竟相熟,彼此之间也是特别了解。看来人这副模样,楼冠宁也有点发怔。这家伙,这次真是格外的自信啊!这人虽然自己并不怎么玩荣耀,但经常和楼冠宁他们这帮荣耀粉打交道,现在又热衷上了打击义斩战队,所以眼光还是有的。现在楼冠宁他们的水准,这人相当清楚,随便找来的玩家高手很难是楼冠宁他们的对手。他所能期待的,就是楼冠宁他们对决的时候出现一些失误,然后只看结果罔顾过程来嘲笑他们。像现在这般一开始就如此张扬自信,这次难道找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否则以玩家高手那种超高的败率,他这样自信不是自己把脸摆好了等人抽吗?【不怎么玩荣耀言下之意业余时间也会偶尔玩玩,有眼光所以至少不是没技术的纯人民币战士,猜测一下也许是被义斩五人安利的,但是没有他们那么狂热的喜欢】

 

楼冠宁心下起疑,不过一想到是大神代打,顿时又踏实了不少。不过为了不让来人看出破绽,在看出这家伙意外的自信后,楼冠宁也故作惊讶地问了一句:“你找的什么人?”朋友是相互的,楼冠宁了解对方的同时,对方何尝不熟悉他。对方表现出了过分的自信,而楼冠宁呢,此时需要不表现出过分的自信才能不让人起疑。

 

“呵呵,打了再说。”来人说道。

 

这家伙,该不会通过什么途径请到了职业选手过来吧?

 

楼冠宁心下嘀咕上了。毕竟正在全明星周末,荣耀圈的职业选手汇集B市,眼前这家伙如果为了打击一下他而不惜代价的话,真有可能从职业选手中请来了一位呢!【非常担忧钟少在楼少心目中的形象233】

 

“好,来了。那就赶紧开始吧?”损友一脸期待,而且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的,随手就给来人安排了个座位。

 

来人也不多说话,过去坐下,就从口袋里掏出了账号卡,刷卡登录荣耀。

 

“房间号。”楼冠宁悄悄给叶修去消息,收到回复后,大声报了出来。

 

来人角色的名字有点意思,再看职业,楼冠宁顿时明白干嘛要指着他挑战了,这再睡一夏,赫然也是一位狂剑士。

 

“老规矩,随机地图,一局定胜负。”楼冠宁说道。

 

“不用多给你点机会吗?”损友笑道。

 

“我没那么多时间。”楼冠宁没好气,“开始。”

“难道这家伙,专搞来这么一件武器,是想打烂我们的装备吗?”楼冠宁心下又猜测起来。他知道,义斩的装备虽然在职业圈里是很差劲的,但比起普通玩家还是强太多。所以以往这损友找来的打手,经常由这家伙提供一些装备。这家伙虽然在荣耀没什么来头,但只要有钱,装备什么的也不是特别难搞。为了给楼冠宁添堵找乐子,这家伙很愿意做这种投资。

 

一定是那家伙的坏主意。楼冠宁瞥了损友一眼,不过有大神坐镇,楼冠宁相信这种计谋肯定无法得逞。【从两人的言谈和楼冠宁内心的想法再一次证实两人关系确实非同一般,楼冠宁很了解钟少,两人是虫爹说的损友,为了给楼冠宁添堵找乐子不遗余力也是很拼,举动算不得成熟有少年心性在。】

 

第0930章计算无用

 

训练室里一片安静,楼冠宁的发小损友,在这难得胜出的情况下,居然没有立即出声开始嘲讽,这在楼冠宁一行人看来也是特别奇迹的一件事。这家伙,此时也在望着结束的比赛发怔,这一局对决之惊险刺激,连他这个对荣耀兴趣平平的家伙都被吸引住了。

 

半晌后,这家伙才回过神来,而且意外的没有立刻开始嘲笑打击,站起身,望着对面的楼冠宁,一脸的惊讶:“老楼你居然已经有这么厉害了吗?”

 

“水平确实非常高,这一局我是赢了,但再开一局的话,谁输谁赢,还得从头再来。”再来一夏也站起了身,望着对面的楼冠宁,很肯定地说着。

 

第0931章受伤的大神

 

“老楼你居然作弊,太卑鄙了吧?”压抑的气氛中,突然有人来了这么一句,说话的正是楼冠宁的那位发小损友。【很有可能是钟少在刻意打破尴尬,虽然前文种种都表现出了钟少的不稳重,但是这里也可以看出钟少并不是傻白甜,他很有眼力,应该是个狠角色】

“咳⋯⋯”楼冠宁咳了一声,这个问题原来还没有被忽略掉吗?不过看过孙哲平和大神的这一场对决,楼冠宁很坦然地承认:“我不是前辈的对手。”

 

说着这话,楼冠宁却根本没去怎么理会他那损友,只是像做了一个什么重大决定般的,突然扭头对孙哲平道:“前辈,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义斩战队?”

 

 

第0932章为了胜利

 

“得,你们高兴吧,我走了。”楼冠宁的发小损友,这会儿站起身,随意招呼了一声,就准备离开了。【从这里我觉得完全可以得出两种可能性,一是钟少专门过来送大孙给楼冠宁加强义斩的实力,二是无心插柳柳成荫,钟少觉得自己没能给楼冠宁添堵没意思就走了】

 

什么孙哲平,什么叶秋,在荣耀圈里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他却完全没当一回事。

 

“明天我那边的酒会你来不来啊?”眼看损友出门,楼冠宁吆喝了一声。

 

“再说吧!”损友头都没回一下,就是摆了摆手,就扬长而去了。

 

楼冠宁也没多理会,转过身来笑容满面地对叶修几个:“明天活动完了,我那边有个酒会,一起过来吧?”

 

第0936章收场

 

“再加上我一个。”吕少随即就听到他的身后又来一个声音。

 

这人吕少同样也不认识,但就见会所人员却已经凑上去,恭敬地称了一声:“钟少来了。”

 

“嗯,我来了,加上我够不够呀?”被称为钟少的家伙,正是楼冠宁的那个发小损友。酒会这都进行大半天了,这家伙才出现,显得非常不给主人面子。结果刚一来,干得却是力挺主人的事。【感受到了护食的萌】

“这个,恐怕还是不太够⋯⋯”会所人员说道。

“是吗,还差多少,我打电话叫人!”钟少说着就把手机摸出来了,大呼小叫的模样,好像是街头混混干架,人手不够再拉两车来似的。【这里感觉和楼少在副本口组队一样2333】

 

可眼下这钟少呢?那可就没有什么长者之风了。这家伙平时在会所里干得最多的事就是小事化大,大事化到无法收场,各种添乱数他最拿手。今天自己怎么这么不走运,居然把这家伙也招过来了?【这里又一次体现钟少是一个很张扬的人,而且必定有手段】

 

脸撕到这程度,再上去服软相求,那就更没脸面了。吕少铁青着脸,狠狠地瞪了一下几人,包括他心底有几分惧意的钟少。【钟少不简单】

“真没劲啊!”看到吕少就这样跑了,钟少一脸的意兴阑珊,手机也收回去了。

 

“来得真早啊!”楼冠宁丝毫没对钟少的力挺表示谢意,开口就是讥讽这家伙来得够迟。

 

“废话,刚开完董事会,我有你那么闲吗?”钟少说道。【明明刚才还是一致对外,外人一走就开始拌嘴】

 

叶修几人完全不了解这帮人真实底细,听这话都汗了一把。看这钟少专门找人削楼冠宁的面子,干这事的人,能说不闲?开董事会?这种事和这位放在一起,简直就像是把叶修和贝多芬放在一起一样,各种不契合,各种让人无法想象。

 

“哟,你们几个也来了。”钟少居然还主动和叶修他们打了个招呼,让几人很意外。

 

打招呼的功夫,已经有侍应端着盘子给他送酒来了。

 

钟少随手拿了一杯向众人举杯示意:“我那边还约了人要谈个合同,只是路过一下,现在路过完了,拜拜。”说完这家伙居然又把喝完的酒杯放回到那侍应盘中,转身就离开了。

“你这朋友⋯⋯”陈果似有所想。

“怎么?”楼冠宁问。

 

“他是真的路过呢,还是正在谈事情,听到你这有麻烦,所以特意过来看了看?”陈果说。

 

鬼知道他。”楼冠宁一脸的不屑于理会钟少的神情。

【我倾向于钟少之前是真忙,但是因为是楼少的酒会觉得一定要去一去,真的是抽空来的,他平时给楼冠宁添堵找乐子是内部小矛盾/小情趣,不代表他允许别人不给楼冠宁面子,这种你只能被我一个人欺负别人敢拂你面子我肯定让他颜面扫地的占有欲x是否感受到满满的宠溺透过屏幕传过来?】

 

【出场实在太少了,除了性格张扬和与楼冠宁是确确实实的损友以外很多都无法盖棺定论,总的来说还是非常有神秘色彩、值得挖掘更深层次的一个角色(和没说一样)。从钟楼的角度来谈一点想法的话,他是楼冠宁很“烦”的一个好朋友,但是他和义斩其余四人不一样,他不是楼冠宁的队员,真的从依靠与被依靠的角度来说的话,我更青睐于钟少非常想要被依靠,找他麻烦给他添堵都是小打小闹的情趣,真正面临问题的时候(例如原文中的吕少)钟少表现出了非常明显的袒护,几乎转移了所有火力,但却并不坦诚(喝了一口酒就走了)非常有脑补性啊欢迎投喂钟楼粮(喂 

 


评论
热度(45)
©漠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