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语

只产出冷cp,雷qj设定,谢绝转载,没兴趣抱团,性格有话直说,有话请直接说。

【钟楼】山有小口(中)

来戳:(上)

钟少依旧没上线,喜欢上了写全员。

 

和百花的友谊赛其实打得不算好,一来双方都出于某些原因例如战术保留和技术保密没有拿出百分百的实力,二来是楼冠宁自己觉得整个战队的状态不太对,但一时之间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

义斩正式加盟职业联赛已经有五年,五年来也算是踏踏实实的稳步向前,渐渐成为季后赛常客。昔日黄金一代各位大神也逐渐退出竞技舞台,但强劲的新人从来都不缺,上赛季挺走运的挺进了四强,但是离冠军,离一开始信誓旦旦的、认为爆发下人品就能唾手可得的冠军还有段不短的距离。

虽然义斩的主力们,也就是楼冠宁在内的五人组,因为出道早所以短期内不用太担心年龄上升带来的注意力下降或是精力不济的问题,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从长远来看,义斩的发展模式终究是存在着致命性漏洞。

 

义斩能拿冠军吗?

楼冠宁、邹云海、顾夕夜、文客北和钟叶离他们的义斩能拿冠军吗?

 

方才被揣回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打断了楼冠宁的思绪,他下意识就掏出来,甚至都来不及思考会不会希望落空,当然原本希望这种东西本都是模糊的。

——刚才在开会,晚点回去。

是忙着要去准备下一个会议还是根本就认为不用回电话便可以打发了。

楼冠宁叹了口气,想想还是不要钻牛角尖了,怪怪地干嘛搞得和怨夫一样,大不了就是分手,我也一向是个洒脱的爷们。

于是大手一挥,呼噜了一把文客北的头毛,豪气地说,“火锅和自个儿做选一个!”然后想了想往巴士的前半部分走,不顾文客北起身作势和要和他决一死战杀气腾腾的阻拦,把前面座位那些安静玩手机正对裤裆傻笑的随队小队员们的头毛通通呼噜一遍,“晚上一起去我家聚餐啊,”又愁小队员们没参加过会一番推辞,只好再加上一句,“去的人明天可以不早训。”

不用说,欢呼声差点把车盖给掀了。

 

回战队后也没做什么照例的赛后总结,放放东西就该开车的开车,该上车的也不瞎磨蹭,女孩子们各自坐前面,男生两三个一起坐后面,关门上锁,立马一溜儿豪车便向拥堵的高架上驶去,除了打荣耀,这群人也就吃饭最来劲。

 

等到了地方,除了小队员们因为第一次来有些拘谨地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换拖鞋,其他人都是驾轻就熟地躺沙发、找零嘴和开冰箱。

姿势慵懒的邹云海见小孩儿们还畏畏缩缩的站在门口,一下子就乐了,“直接进来就是了,这里可就只有两双拖鞋不够穿的,你看我们不都直接进来了?”

那是因为你们是队长的死党好嘛,前辈!

今天的邹前辈也很让人心累啊。

 

一群人嗑着瓜子商量了一下晚餐,火锅自然是广受欢迎好好好,但锅子只有一个家庭用的,不太够这么多人一起吃,看看冰箱里食材也很充沛,顾夕夜从柜子里麻溜地摸出一堆调料罐子,“行了,去外面院子里吃,加个烧烤,等钟晗回来让他和你再做些菜,看我干嘛,本少爷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你找叶离她们去。”把自己推得一干二净,德行。

于是原本拘谨的小队员们在消化了队长原来会做饭这个如同重磅炸弹的信息后,纷纷踊跃地表示可以帮忙一起做,这新老队员态度的强烈对比,让义斩队长十分感动,在感动中狠狠踹了顾夕夜一脚。

见此状的小队员表示,前辈们的感情果然很好啊⋯⋯?

 

青年一个不注意就感动得忘了把顾夕夜的话给顶回去,其实他自己也有半个月没做过饭了,都是随便在外面解决一口或者干脆就不吃,在第二天懊恼地把自己饿醒。

看着大家吵吵闹闹地搬桌子、找铁签子、洗手切菜,楼冠宁打了个呵欠给自己挂上围裙,把带子在背后系上个松松的蝴蝶结,顺便嘱咐了句用刀的小心点手,也就懒得再去想钟晗几点回来,赶不赶得上一起吃饭,看到这么多人会不会吓一跳,要不要做个他喜欢喝的汤这些没什么意思的问题。

楼冠宁面色凝重地对着面前躺在砧板上看起来不太可爱的鸡翅,手起刀落,一刀下去鸡翅裂成两块。

“队长,这鸡翅是要整个一起腌的吧?”

楼冠宁一愣神,“嗯,没错,你说的很有道理。”然后默默把剩下的鸡翅一一切开。

我刚才完全没有在想无聊的问题!他爱几点回就几点回!我管他个蛋!

 

评论(5)
热度(15)
©漠语 | Powered by LOFTER